主页 > B潮生活 >即使生命微不足道,也要用力的活着──专访日本作家多利安助川 >

小编推荐

即使生命微不足道,也要用力的活着──专访日本作家多利安助川


2020-06-22


即使生命微不足道,也要用力的活着──专访日本作家多利安助川

天气多变的四月天,日本作家多利安助川来到台湾与读者们相见欢。拥有摇滚乐团主唱、诗人、广播节目主持人、演员及作家等多重身分的多利安助川,目前在台湾已经出版了《山羊岛的蓝色奇蹟》 、《恋恋铜锣烧》 及《多摩川物语》 等三本书,其中《恋恋铜锣烧》改编的电影更在去年在台上映。把握这次难得的机会,出版社也特地访问了作家许多有趣的问题。

从多利安助川到明川哲也的身分转变

多利安助川曾经分别使用过多利安助川到明川哲也两个名称,多利安助川的「多利安」(Durian)是榴槤的意思,之前写的作品常会有人告诉他「くさい」(很臭),但在日文里并不是指真的很臭,而是因为觉得感动或是触发了心中某种感觉,但又不愿意直接表明,才会用「くさい」这个词。久而久之他就想,那就取这个笔名吧,后来也持续用这个名称主持广播节目。

由于广播节目主要的内容是倾听青少年的烦恼、解决他们的问题,他希望写小说时能摆脱这样子的印象,比较能自由创作一些较为黑暗或是杀人之类的情节,所以改以「明川哲也」发表自己的作品,可是后来大家都知道其实明川哲也就是主持广播的多利安助川,为了避免麻烦,还是改回这个名称。

从1995年到2000年,一直主持着为青少年解决问题的广播节目,主要都是在倾听他们的烦恼,虽然很多问题看似千篇一律,事实上却是不同的个体,发生不同的事。多利安助川不会认为这些都是一样的事件,而是一对一的去面对。

在这五年之间,他至少跟一千三百个以上的听众朋友谈过,有像是饲养圆球藻的简单烦恼,也有聊到哥哥自杀该怎幺办?或是遇到霸凌的案例。让他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名得到白血病的女孩,他们曾经在节目中聊了四次,后来这个女孩子过世,寄了一捲录音带给他,那个女孩子说:「假如你想要自杀,请把你的生命给我」,当时多利安助川一边录着节目一边哭着听这捲录音带。

这个节目原本也不是由多利安助川负责,前任主持人大约主持了半年,便因为情绪无法负荷而做不下去,多利安助川主持时也常常在想自己是否适合主持以及帮人解决烦恼,持续做了五年真的觉得负担很重,才跑到纽约去。没想到搬到纽约装了电话第一通打来的就是朝日新闻,问他说:「能不能继续帮大家解决问题呢?」当时为了练习英文,到纽约的酒吧和调酒师聊天,说到自己因为不想再帮人解决烦恼才跑到纽约,结果对方立刻滔滔不绝的说起自己的问题,多利安助川说到这里忍不住笑了起来。现在陆陆续续也在报纸上或是一些刊物发表这些类似的事情,帮人解决烦恼也有将近二十年了,虽然没有直接的把这些事情都写在自己的作品里,或许在不知不觉间都化为作品的养份。

对于多利安助川来说,除了写小说之外,一直都有在各地表演、诗歌朗读或者是唱歌等等,像是《多摩川物语》每一篇都有属于自己的歌。对他而言这些并不是「其他工作」,而是围绕在「写作」这件事情而发生的,「写作」这件事情就像同心圆里面的圆心,而其他的行为则是围绕着同心圆发生,是他作品的一个延伸。这些延伸出来的歌曲或者是诗,全部都有留下纪录,不过从未想过要来卖钱,或许有一天适合的时候,会将之公诸于世。

在主持广播节目的时候,常常会和青少年交换意见,在那个节目常会问一个问题:「对你来说,活下去的意义是甚幺?」并不是想要得到这个问题的答案,而是想让大家去思考活下去这件事。可是大家的答案都千篇一律,都是要对社会有贡献,没有贡献的话没有活下去的必要。

这个答案看似很正确,多利安助川却又觉得这不是百分之百对。因为就像《恋恋铜锣烧》里面汉生病的患者,他们就算想对社会有贡献,可是一辈子被关在疗养院里面出不来,想做什幺也没有办法做。或是像多利安助川摇滚乐团的製作人,儿子两岁就过世了,那他的人生究竟又是什幺呢?所以一开始他是怀着愤怒的心情想要写汉生病,从想写每个人对社会的贡献,后来逐渐转变成想写活着的意义。

《恋恋铜锣烧》在出版的时候,因为得到许多作家的帮助,也写了很多书评,在日本一直卖得很好。多利安助川希望能让更多人重视汉生病,便想到了曾经和自己合作的河濑直美导演。

2011年他曾经在河濑直美执导的《朱花之月》,饰演非常爱太太,但太太一点都不爱自己的角色,最后还被太太杀掉。拍摄过程中剧组租房子,让多利安和饰演太太的人一起住,摄影机持续在旁边偷拍了一个月,所以在电影里没有那种「卡麦拉」的情绪,是一个非常透明,不知道哪里有谁在看的拍摄手法。

拍《恋恋铜锣烧》的时候也是如此,永濑正敏开始做铜锣烧时,也因为他和路人都不知道摄影机在哪拍摄,经常发生很多人就直接开始排队要买铜锣烧的状况。

另外因为他一直以树木希林当作书中德江女士的想像蓝本,因此也把书寄给了她,跟她说必须负起责任演这部作品,树木希林从拍摄的一个月之前,就把手绑起来一个月过日子,模仿汉生病的患者,非常敬业,后来《恋恋铜锣烧》也成了坎城影展的开幕片,

针对写汉生病这件事,日本到现在都还是存在很大的歧视。在这本书畅销与电影卖座之后,日本政府确实有些许的改变。即使在以前的法院,有些案件要处理时,不管是被告或原告,只要是汉生病患者就不能走进法庭里。对于这件事情,日本政府有正式跟大众道歉。朝日新闻也为《恋恋铜锣烧》影响日本政府对于汉生病态度,写了一篇社论。

在书中写到的疗养院,位于东京都,以前都不会有人去。但现在只要到了樱花纷飞的季节,就会有很多人去疗养院赏花。多利安认为虽然自己的作品微不足道,但还是有尽到一点小小的心力。

多利安助川在台湾被视为疗癒系作家,目前出版的这三部作品,都是在写人脚踏实地,或许是踩在泥泞上生活的状态。《山羊岛的蓝色奇蹟》写的是年轻人踏入想死的虚无里,从中爬出来的故事;《恋恋铜锣烧》抒写汉生病患者与曾经坐牢的铜锣烧店老闆,怎幺努力活下去的的情节;《多摩川物语》则是谈即使是微不足道的人,怎幺用力地度过每一天。

这些故事或多或少都有投射多利安的人生经历在其中,像是《恋恋铜锣烧》的三个角色,就像是他三个不同的时期。而他从纽约回来也曾经有一段困苦的时期,那时的遭遇与认识的人们造就了《多摩川物语》这本书。不过除了这种类型的小说,其实多利安也有许多较为魔幻、奇异的作品。

目前即将出版的是关于多利安助川在纽约的经历,另外还有两本是与2011东日本震灾有关的作品:一本是从震灾隔年开始,多利安照着松尾芭蕉的作品《奥之细道》中的路线走,并且沿途量辐射线。每年都会重複测量一次,一直纪录到去年,今年则开始动笔整理相关的资料写书。另外一本则是描述无法在福岛继续从事农业的六十几岁夫妇,太太喜欢上了别人。一方面提及福岛事件,另一方面在叙述超过六十岁的爱情,是一本在说不管几岁都值得拥有爱情的作品。希望有一天也能让台湾的读者看到。

访问最后多利安助川表示以前来台湾只是跟团吃吃美食,没想到有一天会到台湾和读者见面,他会把这次的来访当作跟读者交流的契机,也非常感谢台湾的读者。

    这是个在哀伤、痛苦与未竟之事中潜藏着光明、希望与抚慰的故事。大家都忘了自己才是主角,主角愈是深陷绝境,故事就愈有看头。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太阳城_菲律宾sunbet81|多方位全天陪伴|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玩bt游戏什么平台最好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手机e乐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