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B潮生活 >警员鎗杀妻子后自轰案‧交代亲属照顾儿后传鎗声 >

小编推荐

警员鎗杀妻子后自轰案‧交代亲属照顾儿后传鎗声


2020-08-05


警员鎗杀妻子后自轰案‧交代亲属照顾儿后传鎗声(柔佛.东甲15日讯)警员鎗杀妻子及岳父后再自轰案件中的警员法德里乌玛,上週六开车载2岁儿子到岳父家后,一进门就要求屋内的亲属代他照顾在屋外年幼的儿子,他进屋不久,不料屋内就传出了鎗声。事后痛失丈夫及女儿的罗佳也(62岁,家庭主妇)受访时说,事发时她刚好外出,否则她很可能也会遇害。她难掩伤感地说,女婿向来沉默寡言,每次上门接女儿就只是跟她点头打招呼,而她最近也没听到女儿提起曾与女婿发生争执。她指出,据她当时在家的儿女说,女婿一进门就要求他们代他在屋外照顾年幼的儿子。不料,女婿进屋不久,屋内就传出了鎗声。法德里乌玛与妻子诺阿玛于大约3年前结婚后育有一名2岁的儿子,不过两人因工作关係一直分居拉美士和东甲两地。夫妻分隔两地疑成导火线他们的亲戚透露,诺阿玛在东甲一所国中担任书记,平时住在位于锡兰路的娘家,在拉美士值勤的法德里乌玛就只在週五,才会到东甲接妻子到拉美士小住两天,週末结束之后又再把妻子送回东甲。儘管不确定法德里乌玛为何会对妻子和岳父痛下毒手再了结自己的生命,也不确定他们是否曾经发生争执及争执内容,但他们怀疑整个事件的导火线可能是法德里乌玛和诺阿玛夫妻长期分隔两地。诺阿玛的娘家週日一早就聚集了大批上门慰问的亲友,而她的尸体在下午近1时转送到东甲医院验尸房,以与丈夫和父亲的遗体一起由来自新山的法医进行解剖。诺阿玛的舅舅阿都拉迪夫(44岁,书记)受访时透露,他们完全不知道事发当晚在他姐姐家到底发生了甚幺事。“当晚姐姐刚好去了我家,事发时就只有姐夫阿都卡里尔和一对外甥和外甥女在家,法德里乌玛于晚上7时左右驾车带着儿子上门,不久后外甥和外甥女就听到两声类似爆炸所发出的巨响,他们跑到客厅查看,发现姐夫和法德里乌玛已经倒在血泊中。”他说,当时阿都卡里尔尚有一丝气息,不过在被送到东甲医院后被证实死亡。死者和善温柔友人不信杀人警员杀妻杀岳父并自轰一案发生后,这对警员夫妇的朋友直呼难以相信。女死者诺阿玛在沙益工业技术学院(ILP)唸书时的同学阿迪拉说,她们是在学院时候相识,当年曾是室友。死前称与妻儿共度週末阿迪拉指出,诺阿玛是一名和善温柔的人,虽然比较内向,但就算朋友开玩笑也不会生气,反而还会对朋友笑。“虽然上週六从面子书上得知詹布拉垦殖区警亭的案件,但我万万没想到受害者会是诺阿玛,直至朋友通知,我才知道。”她提到,毕业后甚少与诺阿玛碰面,较常使用面子书或电话联繫。不过,自从诺阿玛结婚后,就不再活跃于面子书,原因则不得而知。另一方面,男死者法德里乌玛一名相识已7年,却不愿具名的友人透露,法德里乌玛虽是一名沉默寡言的人,却不曾见过他发怒,法德里乌玛也不愿向朋友提及私人问题。週末时候,法德里乌玛多会陪伴家人,甚少到咖啡店。他同样对这起案件的发生表示难以置信。不过,他说,案发数日前,法德里乌玛看起来似乎有心事,但当他向法德里乌玛问起时,对方却表示没事。法德里乌玛曾向他说,週末要与妻儿一同度过,当时根本看不出法德里乌玛面对家庭问题。女死者遗体运东甲解剖警员杀妻杀岳父后自轰案,女死者诺阿玛遗体週日中午12时被运往东甲解剖,家属没有出现在医院太平间。诺阿玛上週六晚在警员宿舍被警员丈夫法德里乌玛鎗杀后,鉴证组人员在週日午夜约12时30分抵达现场搜证,而诺阿玛的遗体较后在凌晨1时15分被送离詹布拉垦殖区警员宿舍。诺阿玛的家属在鉴证组人员抵达前赶到现场,她的母亲较后进入警员宿舍範围(院子),要求看看女儿遗体,但她最终只被允许进入宿舍範围,不被允许进入宿舍。据了解,诺阿玛卧尸在宿舍客厅,脸部朝下,双脚朝外。记者赶抵现场採访,也被警方拒于宿舍範围外,但当鉴证组人员进出宿舍时,记者隐约可见到女死者的双脚。这起案件被揭发后,引来许多垦殖民的关注,到了深夜仍守候在现场,直至诺阿玛的遗体被运离,他们才离开。妻舅:妹夫曾恫言杀人自轰警员的妻舅依占阿都卡迪尔(34岁)指出,姐夫在开斋节时的家庭聚会中曾对他展示佩鎗,并恫言总有一天要开鎗杀人,当时他以为姐夫是在开玩笑,可能是要向罪犯开犯。他说,案发时他和26岁的妹妹在客厅,姐夫一来到就说要和岳父独处,他们以为是有重要事情商量,便走到厨房去。“忽然一声巨响类似爆竹,我看向外面却不见有人放爆竹。于是我走出客厅,却看见父亲和姐夫倒在血泊中,当时父亲还有呼吸。”两地分居致关係欠佳女死者的哥哥依占坦承,由于妹妹最近不再跟妹夫同住在垦殖区,以致夫妇俩关係欠佳。他说,妹妹每个週五下午下班后,就会去找丈夫,週日下午才回东甲。爸“砰!砰!”妈就睡着了法德里乌玛和诺阿玛遗下的儿子,被家人询问可知母亲的下落时,竟说:“爸爸`砰!砰!’,妈妈就睡着了。”诺阿玛的舅舅阿都拉迪夫透露,诺阿玛的儿子只有2岁,还处于懵懵懂懂和牙牙学语的成长阶段,懂得的事和会说的话非常有限。他说,事发后,为了得知整件事情到底如何发生,他们曾尝试询问诺阿玛的儿子,结果得到这样的回应。“孩子毕竟只有两岁,除了以为妈妈睡着了,对于其他的事情则完全不知情,包括不知自己已在一天内先后失去双亲及外公。”他透露,孩子现在的情况和情绪还好,暂时先由诺阿玛的娘家照顾。对于法德里乌玛和诺阿玛的遗子是否曾亲眼看到父亲开鎗射死母亲,警方受询时仅说案件还在调查中,没有确认上述说法是否属实。‧2013.09.15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太阳城_菲律宾sunbet81|多方位全天陪伴|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正规金沙下载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巴黎人娱乐游戏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