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N伴生活 >一只小白狗引发的血案:虾夷地蛎崎家下毒事件 >

小编推荐

一只小白狗引发的血案:虾夷地蛎崎家下毒事件


2020-06-14


今年是狗年,因此我们专页也分享一则关于狗与战国时代的故事。不过小编这次分享的是在战国时代时北地的虾夷地发生的一场血案。

相信不少玩过战国时代的游戏,或是看过本专页的相关文章的同好都知道,在战国时代,当时被称为虾夷地的今日的北海道,最强大的和人家族是蛎崎(武田)家族,而蛎崎家族到了16世纪中叶,也传到了第四代家督蛎崎季广,蛎崎季广有多名妻室及儿女,仅光是季广之孙松前景广所写的家史《新罗之记录》中,就提及季广育有12男14女,共计26个儿女。

在季广的儿女当中,年纪最大的是他的长女。但是长女的母亲出身并不高,只是家中的侍妾,加上又是女儿身,因此一开始就被父亲季广排除了继承权,而嫁给了上国城代的脇本馆主南条越中守广继。长女对此一直记恨,并感到不平。

而在季广的12个儿子中,其实我们所熟悉的继承人蛎崎庆广其实是三男,在他之上其实还有两个哥哥,即是大哥蛎崎舜广(1538~1561)以及二哥蛎崎万五郎元广(1539~1562)。也因为上有两个哥哥,所以最初庆广是被排除在外,并不是季广的继承人。因此在年纪轻轻时,庆广便被送离蛎崎家,前往位于本州津轻地区的浪冈北畠氏,并成为北畠氏的犹子(养子的一种,类似乾儿子)。

但是如同上面提到的,由于越中守妻室一直对于自己不能继承蛎崎家业怀恨在心,因此始终对父弟有所不满,而当时候虾夷地主要分成上国、下国及松前三个地域,上国最重要的城寨是曾为蛎崎氏居城的和喜馆(胜山馆),但是随着和喜馆主蛎崎高广(良广之弟,季广叔叔)病殁,高广之子基广(季广堂兄弟)仍年轻,因此当时季广便让堂兄弟基广成为自己的长女婿南条广继的养子,并让广继在基广成年之前,担任和喜城代。

一只小白狗引发的血案:虾夷地蛎崎家下毒事件
战国期和人于虾夷地所控制的主要三个地区 上国、下国及松前地域分布图

后来随着基广对季广起反心,而遭季广肃清,但是南条广继跟广继妻室并未因此被连坐。除了维持本领脇本馆之外,也认可南条广继继续担任上国(和喜馆)城代,因而在虾夷地的上国地区颇具影响力。但是广继的妻室并未就此满足,加上怨恨使得他窥视蛎崎家当主之位,因此决定对自己的大弟蛎崎舜广以及二弟蛎崎元广下毒,并成功的拉拢蛎崎家臣丸山某子负责献上毒酒(鸠毒)。

而丸山某子为何会甘愿对主君的儿子投毒呢?

最主要的原因是在于丸山与季广的二男万五郎元广有过节。

若根据《新罗之记录》的记载,在元广12岁(1551年)还叫万五郎的时候,他曾经养了一只小白狗。还是小孩子的万五郎非常喜欢这只小白狗,因此常常带者他在身旁嬉戏,有一次万五郎带者小白狗在客殿中走动,此举引起了家臣的丸山的注意,丸山觉得不妥当,因此便向万五郎说教道:

丸山可能只是想好心规劝少主应该有礼貌懂规矩,因而出口说教,怎知听到丸山说教后的万五郎,却好像恼羞一般,拔出脇差攻击丸山某子,并伤到丸山的颈部,儘管旁人发现万五郎「乱心」之举后随即制止,使得丸山勉强保住小命。

而事后得知此事的季广也感到自己的二儿子万五郎的举措不当,因此对他下了责罚,将万五郎软禁于明石季衡的馆里。

一只小白狗引发的血案:虾夷地蛎崎家下毒事件
北海道犬(图非当事犬)

但是大难不死的丸山某子经过这次事件后,便对万五郎心怀恨意。而或许也是因为这件事情广为蛎崎家中所知,因此广继妻室便相中丸山某子,要其协助对弟弟们下毒。丸山某子出于对万五郎元广的恨意,因此便答应并对两人下毒,最终使得季广的长子舜广于永禄4年(1561年)时以23岁年纪英年早逝;而万五郎元广也在隔年后的永禄5年(1562年)时因久病(相信是毒杀引发的后遗症)而以23岁年纪去世。

然而毒杀的事情很快就曝光了,消息传到了季广的耳中,震怒的季广随即下令处决自己的长女(广继妻室),而下毒的丸山也被季广下令斩首。也因为季广的长男舜广及二男元广两人年纪轻轻便相继死于非命,因此最终季广在晚年,将家督之位传给了三子庆广,庆广便在津轻为信攻灭浪冈北畠氏后回到虾夷地并继承家业,成为第五代蛎崎(武田)氏家督。

其实从这则故事中,我们会发现在当时战国时代的几个现象:

首先是女性并非我们想像中的柔弱或是任人摆布

虽然在战国时代,继承家业仍是以男性为主,女性继承家业属于少数,且多半具有代理、中继的临时性质,但是当时的女性仍然是十分活跃并也有自己的见识的,而在先前站长的的文章〈谁说乱世女性真悲哀?战国女性有话儿!〉中可以看出,当时的女性比起同时期的欧洲或是中国,或是之后的江户时代,是相对有主见自主,且在婚姻上也相对自由奔放的。

在政治上,女性还是会以各种型态及方式影响左右者战国时代的政治。

战国时代即使上下关係明确,但是主君仍不能随意打家臣

在战国时代,儘管主君与家臣间上下关係明确,但是身为上位的主君仍是不能随意打家臣的,因为这随时都是掉命的祸根。一但被责打的家臣认为遭到羞辱,严重可能随即当场反击或谋叛以保卫名誉,就算没当场反映,仍可能会成为未来的祸根。比如丸山即是因为多年前被二少主万五郎元广攻击,而心怀恨意,最后种下了他协助广继妻室毒杀舜广、元广兄弟的祸根。

即使是我们常常说会打家臣的织田信长,实际上他也并没有过多明确的证据证明信长打过家臣(如打光秀)。多数信长责打家臣的故事,多是江户时代以后传承,以解释魔王信长为何会被部下光秀反叛,或是加添信长的魔王形象,以作为反面教材来教育江户时代的人们应如何「君君臣臣」的君臣之道。

一只小白狗引发的血案:虾夷地蛎崎家下毒事件
描写织田信长痛打明智光秀的锦绘
血气方刚的战国人

当时的人们还是相对血气方刚血性的,也是想什幺就做什幺,也因为这样不满于对方的时候,人们常常直接动怒于形甚至大打出手,因而引起更大的纷争。战国时代的起源及持续化虽然可以有多种解释,但从社会及文化的角度来看,我们也不能否认当时日本人的血性刚强以及以武力解决「问题」的态度,也容易造成更大的纷争,因而导致战乱的持续及扩大。

故汪星人跟喵星人虽然在当今社会是陪伴不少人们的亲人(或是主子),但是在与汪星人及喵星人相处之时,还是要多加注意与旁人之间的互动,避免像是元广一样,因为宠爱汪星人导致遭人怨恨,最后引起自己遭到毒杀的祸根。正所谓魔鬼藏在细节里,一些我们没注意的小细节,有时却往往是致命的。

一只小白狗引发的血案:虾夷地蛎崎家下毒事件 《信长之野望・大志》台湾光荣特库摩发行

最后我们再来谈谈毒杀首谋广继妻室的丈夫南条广继。南条越中守广继虽然在世时,相继面临养子蛎崎基广及妻室对主家谋反,最终也因为妻室的谋反而遭牵累,被迫自杀。不过季广并没有因为其他罪责再怪罪南条家,因此南条家名最终得以保存。

不过相继面临养子、妻子对主家谋反,最终也因此遭到牵连而死,或许就某种意义上来说,广继也是一位悲情人物吧。而这位悲情人物南条广继,因为被主家怪罪而被迫自裁,但是自认自己是无辜蒙冤,却被迫枉死。因此在其死前据传身穿礼服进入棺材后自杀,而在其自杀之时,于棺木上逆放了一株水松木,并遗言道:

在交代完遗言之后,南条便于棺中敲钲读经,而据传敲钲声及读经声持续了三週,而经过了三年,本来的小水松也成长为逆水松(红豆杉),而这则故事也成为北海道上国町当地流传的「逆水松」的传说。


作者YouTube频道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太阳城_菲律宾sunbet81|多方位全天陪伴|网站地图 申博游戏登入 申博管理系统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