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H慧生活 >《逃离梦幻岛》:麦可杰克森性侵幼童指控国外评论全整理 >

小编推荐

《逃离梦幻岛》:麦可杰克森性侵幼童指控国外评论全整理


2020-06-11


资料整理|Gerda

基本事实:

现年41岁的罗布森(Wade Robson)、与现年36岁的赛夫查克(James Safechuck),在由英国BBC4与HBO製播、长达四个小时的纪录片《逃离梦幻岛》中,连同他们的家人一同回顾了(他们指称的)当年受到美国流行歌手麦可杰克森性侵的详情。麦可杰克森生前并未因为任何一桩指控而遭到定罪。本片于2019年1月25日在日舞影展首映,并于三月透过HBO、BBC4于美国和英国公开播出。杰克森家族否认一切指控,并于2月对HBO提出一亿美元的求偿。

本片由曾获英国学术电视奖最佳单辑纪录片的英国导演丹里德(Dan Reed)执导,他表示这部电影与其说是跟麦可杰克森有关,不如说是在捕捉Me Too时代中较少人注意的年轻男性受害者,以及家庭如何受到名利的引诱而失去保护子女的功能。

拍摄此片前,罗布森曾于2013年提起民事诉讼,要求杰克森相关家族企业为麦可杰克森当年所谓的性侵而赔偿,他指出麦可杰克森从他7岁开始对他进行性侵害。罗布森的诉讼并未成功,理由是「提出太晚」,麦可的遗产已经全数转移到其余两家公司名下。罗布森的律师则抗议,这是否意味着只要成立法人转移资产,所有猥亵儿童的人都可以从民事诉讼中全身而退?

日舞影展首映前,歌迷持续要求日舞影展官方不得播映此片,并且发送大量抗议讯息给日舞影展的合作厂商,意图施压禁播此片,但遭到日舞影展官方正式拒绝。理由是:「我们保障艺术创作的自由,并希望观众看完之后,自行对影片内容做出判断。」

公开播送后英语界主流媒体评论(不列入有直接利害关係的BBC频道)

 CNN:《逃离梦幻岛》呈现了性侵疑案令人毛骨悚然的平行描述/Brian Lowry

「《逃离梦幻岛》是关于梦想变成噩梦,由两条平行的叙述铺陈了麦克杰克森据称的性侵故事。而不同的叙事者与其家人提出的故事叙述相似得惊人,让本片具有更多力量和可信度。这是一个令人不安的金钱、名望和诱惑的故事,不仅仅是关于年轻男孩,也关于他们同样受到明星影响的父母。」

CNN:为何《逃离梦幻岛》让人如此痛苦/Lisa Respers France(本文作者为黑人女性)

「赛夫查克与罗布森的指控非常有说服力,如果他们指控的人不是麦可,而是别人,我扪心自问,自己还会先入为主的急着想要否定跟反对他们的供称吗?...对许多人来说,没有人比麦可杰克森拥有更崇高的宝座,而这部纪录片则是恳求着这样的问题:这样不可质疑的空间,是否真的应该存在?」

CNN:我们能从《逃离梦幻岛》下集学到什幺?/Lisa Respers France

「整个事件对于家庭带来伤害....罗布森的父亲后来自杀身亡。...赛夫查克在2005年拒绝为麦可作证前,告诉他的母亲,麦可不是个好人,但是求妈妈不要讲出去,不要跟任何人说。

两个人都结婚有了儿子。赛夫查克说,『我觉得当你有孩子时,虐待带来的后遗症就更加明显。因为你会发现,孩子是多幺无辜。...他(儿子)越来越接近我被虐待时的年龄,如果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他身上,我无法坐视不管。』」

Guardian:麦可杰克森性侵案令人震惊的证言/Lucy Mangan

「新闻学与法律标準要求看待任何事件时需要保持中立,但作为一个观众,我无法避免地得到这样的结论──这位公开承认与儿童共枕的明星,这位人生最后15年内因为猥亵儿童诉讼不断出庭的巨星,做了纪录片中那些人说他做过的事。」

Guardian:我们还能继续听麦可杰克森的歌吗?/多名音乐人综合评论,包括Greg Tate, Alexis Petridis, Lyndsey Winship, Priya Elan, Chuck Klosterman, Laura Snapes and Simran Hans

「为什幺做同样的事情的白人男性都没有多少人被检讨?」─Greg Tate,纽约音乐家,黑人男性

「就我个人而言,我不再能够把歌跟人分开。...杰克森製作了伟大辉煌的流行乐,而且他猥亵了小孩。」─Simran Hans,伦敦乐评、影评作者,印度裔女性

大西洋杂誌:为什幺有些人至今仍不相信《逃离梦幻岛》/MEGAN GARBER(本文作者为白人女性,大西洋杂誌文化记者)

「他们否认一切,一再强调那些无罪的判决,甚至把任何指控都摒弃为被贪婪驱使的诽谤,『杰克森真相狂粉』(Jackson truthers )变得如此短视,他们推理的程度跟为了宗教信仰而辩护的那种没什幺两样。不过这些人的看法也不是一无可取之处──毕竟,选择不要相信确实比较容易。活在一个伟大流行天王麦可杰克森无罪的世界里真的是舒服多了。当Billie Jean音乐响起,你就随着蚀骨的音乐舞动,随着你熟悉的声音唱歌,不要去思考歌词有多讽刺:『妈妈总是告诉我,当心你爱的人/当心你的所作所为,因为那全都会变成事实。』」

大西洋杂誌:来自怪物的礼物/Caitlin Flanagan(本文作者为白人女性,美国国家杂誌奖入围作者)

「《逃离梦幻岛》中最让人悲痛的片刻,是罗布森形容自己是怎幺被强迫进行某些性交行为:『具象来说...一根完整的、成年男人尺寸的阴茎塞在我嘴里...一个七岁小孩的嘴里。』而最让人心碎的桥段,却是赛夫查克描述这些被性侵的孩子最后殊途同归的命运:被其他小男孩取代,在此同时自己与家庭的连结早已破裂、毁弃。一天晚上,赛夫查克到杰克森位于世纪城的公寓过夜,但是另一个小男童也在那里。杰克森带着那个小孩进了卧室,关上门,让赛夫查克独自睡在沙发上,赛夫查克告诉我们他那晚怎幺了:『我哭了又哭,我哭着希望妈妈来救我。』」

华盛顿邮报:毁灭性且极度可信的《逃离梦幻岛》会让你从此离开麦可‧杰克森/Hank Stuever(本文作者为白人男性,普立玆奖入围记者)

「他们谈论的,不是什幺古怪的爱意、调皮的打打闹闹、或是温柔的握手,这种我们一度被告知的纯洁事情,我们曾经以为,有一个名叫杰克森的男人,牺牲了自己的童年,为世界带来欢乐,而一些幸运到不行的小男生被选上担任杰克森的小伙伴。这次我们看见的,是让人困扰的、充满画面的、而且全然前后一致的性侵猎食记述,有两个小孩被一个成年男人诱捕、强姦,这个男人不仅一手掌控了小孩生活环境中的每一个人,还控制了小孩的父母。」

华尔街日报:《逃离梦幻岛》月球漫步的黑暗面/John Anderson(本文作者为白人男性,资深影评人) 

「《离开梦幻岛》促使杰克逊庄园向HBO提起1亿美元的诉讼,这是一部令人震惊的儿童性虐待故事,带出了这幺多痛苦的细节和这幺长的长度(週日和周一晚上共四小时),让人无法忽视。但除了指控之外,这部作品还清楚地说明了『选择性忽视』的力量。」

纽约客:麦可杰克森的清算之日与《逃离梦幻岛》/Amanda Petrusich(本文作者为白人女性,获古根汉奖金的音乐评论记者)

「必须承认这是很困难的,在观看《离开梦幻岛》的同时,要把两件互斥的事情放在心里好好记住:一,我们应该相信受害者,二,任何被指控的人在没有被证明有罪之前都应该视为清白。如果我们想要保护那些被剥夺力量的人不受权力的侵害,前者特别重要。后者则一直是整个美国刑事系统的关键。这两个想法有办法并存吗?如今我们似乎不得不做出个人的选择。...在房间导览中,赛夫查克平淡地说:『我们在这里性交。』他用了『我们』这个词彙相当骇人,难道这种年纪的小孩有办法同意性交这种事情吗?...这部纪录片每一段都让我非常恐惧、难以忘怀。」

纽约时报:《逃离梦幻岛》并且捣毁它/Wesley Morris(本文作者为黑人男性,普立兹评论奖得主)

「本来故事应该是杰克森从没猥亵过孩子,我们紧紧抓住这个故事,故事也紧紧抓住杰克森。如今的问题却是,我们该怎幺办?在这个#Me Too的时代,如果我们相信提出指控的人(而且我确实相信罗布森与赛夫查克),我们究竟该拿这些音乐怎幺办?」

纽约时报中文网:流行乐之王,变态之王/MAUREEN DOWD(本文作者为白人女性,电视评论家)

「几十年来,杰克逊的棉花糖巢穴显然充满污秽。但就像对其他怪物一样——哈维·韦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比尔·考斯比(Bill Cosby)、R·凯利(R. Kelly)、伍迪·艾伦(Woody Allen)、杰弗里·爱泼斯坦(Jeffrey Epstein)和布莱恩·辛格(Bryan Singer),许多人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即便有了这部令人震惊的纪录片,麦可·杰克逊遗产委员会仍在把受害者妖魔化,并计划于2020年在百老汇上演一部关于杰克逊一生的音乐剧。」

纽西兰先驱报:杰克森的拉比友人博特赫表态相信受害者/出自澳洲电视访谈《A Current Affair》

「美国最有影响力的犹太宗教领袖(称为拉比)之一博特赫在澳洲受访时表示,在看了《逃离梦幻岛》之前,他一直都相信杰克森不曾猥亵小孩。但看了纪录片之后,他表示自己不仅相信被害人,更相信被害人母亲的反应非常真实,他再也无法(像过去20年那样)主张杰克森不曾侵害小孩。』」

今日美国:为什幺芭芭拉史翠珊跟黛安娜萝丝对杰克森的辩护这幺让人失望/Maeve McDermott

「芭芭拉史翠珊与黛安娜萝丝儘管都曾自称是性侵害的受害者,却各自显示了对其他可能受害人的严重欠缺同理心。史翠珊在伦敦受访时谈到:『你可以说那是猥亵。但是你看那些小孩,不是也说自己很高兴能在那里(梦幻庄园)吗?现在他们(罗布森与赛夫查克)都已经结婚生子了,所以说即使被猥亵也死不了嘛。...对啦,我觉得小孩很可怜,但我也觉得杰克森很可怜。我觉得是父母有错吧,为何要让小孩跟他睡。』...黛安娜萝丝在推特上发文,引用自己的歌曲〈停止以爱为名〉:『我早上心里就是这样想的,我相信麦可杰克森过去跟现在都是伟大崇高的力量,对我跟其他人。停止以爱为名。』...两人的评论显示了一种令人担忧的趋势,也就是无论是音乐界的同业、或摇滚名人堂这类的机构,都在逃避不愿意认真看待这些指控,当然也更不愿意修正自己对于杰克森身后留下音乐贡献的态度。当R. Kelly被踢爆性侵的时候,多少音乐人马上谴责他、并且中止跟他的合作,为什幺同样的事情就不能发生在杰克森身上?」

浮华世界:《逃离梦幻岛》本可做到其他试图揭露真相者做不到的事/SONIA SARAIYA(本文作者为有色人种女性,电视评论员)

「在尖锐满载的几分钟内,《逃离梦幻岛》播出了TMZ(华纳旗下一个八卦网站)的小片段,评论员尖酸讽刺的说,罗布森根本不应该起诉杰克森遗产执行委员会要求对性侵负责,而应该起诉自己老妈让儿子去跟杰克森同床。纪录片镜头旋即转向罗布森的母亲,她似乎惊骇莫名,因为她说出了越多细节,就越难承受。在她慢慢重述发生的事情时,满满的警告红旗已经构成树海。罗布森在镜头前陈述他后来有多恨自己的妈妈,罗布森的妻子阿曼达在镜头前说,当丈夫第一次向她承认儿时受害时,她气到好几个月都不让婆婆进家门。

杰克逊家族和歌手的粉丝一直在攻击指控者,因为他们认为公开披露虐待行为的人都是在寻求财富。然而,当杰克逊庄园迅速决定以1亿美元起诉HBO,理由为诽谤死者,这有可能不仅仅是为了捍卫歌手的名誉,更是为了维持他身后仍然有利可图的市场性而不顾一切的尝试。2016年,Billboard报告指出,在杰克逊去世后的几年里,遗产执行委员会将一笔4亿至5亿美元的债务转为5亿美元的利润。关于杰克森的舞台剧依然计划在2020年在百老汇登场。麦可杰克森的梦想依然活着──它的一切都可以用美元来估量。」

时代杂誌:《逃离梦幻岛》后,我们该如何看待麦可杰克森?/STEPHANIE ZACHAREK(本文作者为白人女性,普立玆评论奖入围影评人)

「这一切都让人伤心,但不是藉口。《逃离梦幻岛》永远的改变了麦可杰克森在历史跟社会中的脉络。如果你真的够注意看的话,它很难不改变你看待杰克森的方式。」

美国非洲新闻报:《逃离梦幻岛》是麦可杰克森的潘朵拉之盒/Stacy M. Brown(本文作者为黑人男性,杰克森家族友人跟记者)

「在麦可2005年开庭之前,杰克森家族的几位成员出席我在长岛举行的婚礼。晚宴之际,其中两位杰克森家的人开始激烈争论麦可究竟是不是个恋童癖。他们吵得不可开交,我过去打断说道:『让我问你们一个问题,你们都相信他平常经常嗑药,对吧?』吵架的两人都表示同意。『那幺,如果嗑药的状况之下,他有没有可能对小孩们做出那样的举动呢?』

坚持麦可不可能猥亵小孩的那个家族成员停顿了一下,说:『你这幺说恐怕也是有道理。』」

公开播送后英语界纯网路媒体评论

DailyBeast:《逃离梦幻岛》与扭曲的「麦可真相」狂粉小圈圈/Kevin Fallon(本文作者为白人男性,资深娱乐记者)

「这些狂粉随时处于準备开火的模式,武装上阵迎击一切指控。他(指麦可杰克森)与男童的亲密友谊被轻轻带过,因为他是『真实生活中的彼得潘』,说什幺因为小时候过得辛苦所以比较习惯在幼童的簇拥中生活。所有提出诉讼的人肯定都是为了钱,而之所以可以简单做出这种归因的理由,竟然就只是因为第一个把杰克森告上法庭的乔登钱德勒以两千万美元达成和解。更有甚者,他们还说杰克逊小时候就被虐待,然后过早地被性化了。这些人根本把同理心跟藉口混为一谈。

那些说指控都不可信的人,他们的防卫逻辑只不过是在同一套盲目的假定之中运作,也就是『麦可才不可能猥亵或强姦别人呢』!他们不相信受害家属之所以选择和解,可能是因为害怕要跟全世界最有名、最有影响力的人对簿公堂。他们也没有能力理解为何有人偏偏要把自己暴露在这种受到无数粉丝攻击跟威胁的倒楣境地,就像现在赛夫查克跟罗布森一样,收到一大堆死亡威胁。」

Slate:来不及取消麦可杰克森了,不过即使取消也还嫌做得不够/CARL WILSON(本文作者为白人男性,加拿大音乐评论家)

「两位倖存者在纪录片中的指控极为详尽,而且非常可信。这相当让人不安,尤其是对我个人以及其他那些曾经花了十几年时间进行『奥林匹克级的精神体操』来勉强自己相信杰克森有那幺一点可能是清白的人来说。」

Salon:我们如何看待《逃离梦幻岛》与性侵孩童事件/Rachel Leah(本文作者为白人女性,Salon网站文化与犯罪评论作者)

「麦可真相狂粉(MJ truthers)嚷嚷着《逃离梦幻岛》缺乏事实和证据,说没有人从『另一方』接受採访,还说罗布森跟赛夫查克以前干嘛为麦可杰克森辩护。但难道我们从来都没从天主教教会长年来的否认反应中学到半点事情吗?还是这些人真的对儿童性虐待的长期创伤一无所知,也不知道倖存者经常需要花上数十年才能与自己妥协,更不用说公开谈论他们的经历?

就算麦可真相狂粉没有像现在这样大声又扬扬自得的说他们坚决抵制电影好了,从他们的各种辩护中就可以清楚地看出来,他们这些人都都没有看过《逃离梦幻岛》,因为他们提的各种问题都在电影中有明确而彻底的解答。

欧普拉用她自己的话回应了这一点。『这一刻早就超越了麦可杰克森。它的意义比任何单一个人都要大得多,』她对100多名儿童性虐待倖存者说道。『这是一个让我们看到社会腐败的时刻。这是人类社会的不幸。』 欧普拉是对的,我们失败了。

我想对『麦可真相狂粉』说,不管你看不看,那些儿时受害但从未发声的大人正在看着,那些害怕恶梦的孩子正在看着,我们如何处理对杰克森的指控,将会影响更广泛层面上社会整体对于儿童性侵的处理氛围。根据孩童濒危救援组织(Kids At Risk Action)统计,四分之一的女孩、六分之一的男孩在满十八岁前会受到性剥削。我们也要对他们一个一个大叫说交出证据来吗?我们也要质问他们为什幺等了这幺久才讲出来吗?还是我们,在这幺久之后,终于有勇气先告诉他们,我们愿意保护他们呢?」

电影资讯

《逃离梦幻岛》(Leaving Neverland)-Dan Reed,2019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太阳城_菲律宾sunbet81|多方位全天陪伴|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博中手机网投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云顶娱乐游戏4118